主页 > P猜生活 >抵制中共侵蚀法治陈日君吁港人站出来发声 >
抵制中共侵蚀法治陈日君吁港人站出来发声

2020-07-11


文章目录[隐藏]人大释法是冲击法治之始中共无视民意「很丑陋」港人会忍耐但拒做奴隶「要持久维持我们的声音」一定要坚守言论自由

人气:411

大 中 小

  标籤:tags:香港法治,陈日君,一国两制

近期香港发生的从DQ(Disqualified)议员、覆核双学三子刑期、一地两检到香港众志周庭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事件,令其赖以成功的基石——法治备受冲击及考验。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呼吁港人要挺身而出发声,抵御中共胁持港府侵蚀香港的核心价值。

自中共接管香港20年来,香港法治、民主自由等每况愈下。日前《经济学人》智库(EIU)发表2017年民主指数,香港的排名再次下跌至与非洲纳米比亚及南美巴拉圭同级。其中香港的公民自由得分显着下跌;新闻自由的排名,亦与阿富汗、哥伦比亚及乌干达等国不分伯仲,属于「较不自由」类别。

已86岁高龄的陈日君枢机,回想97年中共接管香港之际,当时不乐观也不悲观,心想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理应不会变成与大陆一模一样。但现在觉得当年悲观的港人是有道理的,因为两制很快被破坏了。

人大释法是冲击法治之始

他指,对香港法治冲击最严重的是从1999年第一次中共人大常委会就居港权释法开始,「根本不符合《基本法》里面列明的释法程序,已经不是释法了。以这个所谓释法的藉口,它随便改法律」。他回忆当时港人对此并不是很反感,未意识到问题严重,「政府引出大家的自私心理,『那些大陆人不要来啊』。其实第一次释法很严重,当时胡振中枢机都出来讲话,说不要释法!」

接着2004年第二次人大释法,将启动政改程序由「三部曲」变「五部曲」;陈日君批评中共用释法方式封杀07及08年双普选,破坏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因为有普遍的选举权是很重要的,香港有民主才能保持自由。香港若没有民主,我们看到现在连人权都没有了,也没法治了」。

中共无视民意「很丑陋」

到2014年,中共和港府提出「假普选」方案,民间则在6月22日发起全民公投选出一个普选方案。时年已82岁的陈日君,参与带领民主派的「毅行争普选」,当时目标是争取30万人参与公投。历时84小时的毅行,陈日君冒日晒雨淋行足全程,最终6.22当日有超过80万港人出来投票,「很犀利!⋯⋯80多万人公投,没有靠政府帮忙,自己组织。我们毅行叫大家出来投票,很成功」。

不过中共(无视80多万港人意愿)当没事发生,「这真是很丑陋很丑陋!⋯⋯一路以来越来越离谱,雨伞运动之前更加离谱,有白皮书、有8‧31,变成完全没有了(法律),所以引起香港人的愤怒。」

当时时任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是「政改三人组」成员之一,陈日君枢机指她撰写报告给北京,原本以为前特首梁振英下台会好一点,但现在更是无法无天,「梁振英下台,但政策一样强硬,我们应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愤怒」。

抵制中共侵蚀法治陈日君吁港人站出来发声
2014年6月,当时已82岁的陈日君枢机坚持走完84小时的「毅行争普选」,为香港争取民主发声。
2014年6月,当时已82岁的陈日君枢机坚持走完84小时的「毅行争普选」,为香港争取民主发声。
港人会忍耐但拒做奴隶

谈到近期一连串冲击香港法治的事件,他尤其不满港府撤销民选议员的资格(DQ),「人家那幺多人选出来的人,你这幺轻易可以DQ,哪个国家是这样的制度?DQ后还要追讨薪金,真的荒谬」。

陈日君枢机强调,法治是香港很宝贵的东西,最近大律师公会针对「一地两检」的声明,都显示情形很严峻了。他呼吁港人要出来发声,一定要向当局表示抗拒,「告诉他你要小心,过分了便可能造成麻烦。我们不希望有麻烦,不过我们警告你不要破坏香港。香港人是很忍耐的,不过都可能有底线」。

他重申港人都希望中国繁荣稳定,但不做极权下的奴隶,「如果说食饱了不要出声了,我想问你是不是在养猪?」

「要持久维持我们的声音」

陈日君枢机表示,面对抗争者也蒙受冤狱的严峻情况,当前社会上的声音不够多,自己身为宗教人士都不得不发声:「所以我都要出来参加,例如那些打官司的,帮他们募捐基金会,到监狱探望那些冤枉坐监的。但是希望所有公民、香港的人都一起出声。第一要团结,大家一起坐下来想想有甚幺方法,可以持久地维持我们的声音。要持久地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容忍,但你不要过分。」

陈日君枢机提到大律师公会换届选举,他指在「一地两检」问题上大律师公会迟迟才发表声明,「他都很受上面影响,我们希望至少大律师公会秉持公正,因为是这方面的专家,希望能及时出声。因为一地两检很多百姓都不知严重性」。

至于立法会经历DQ风暴和修改议事规则,他形容已经成为投票机器。他呼吁占多数的建制派议员不要太过分,不能只站在中央(中共)的角度,应要站在人民一边,「希望他们明白,如果不是,他们将来没前途」。

一定要坚守言论自由

陈日君枢机说自己1948年来香港,一直致力办教会办教育为港做事,教育出来的学子都是很和平讲道理。对于近年社会矛盾激化,他很伤心香港一个美好的城市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政府完全不听民意、做法太过分所致。他呼吁当局「不要将多年的耕耘破坏,甚至要引发大家暴力,真的很可悲,我们希望不要发生。」

陈日君枢机也再三强调港人一定要以和平理性争取权益,不要暴力,争取更多人关心香港,如每年「七一」游行有上万人上街,「人家不是出来搞事,很辛苦的,尤其是夏天,7月1日很热的,有老人家也有家长带小朋友出来,都是表示他们很想发声」。

他强调教育很重要,因为民主是靠教育,没有教育的民主是假民主,「他不成熟就会被人利用,就不是真民主」。他指香港教育程度很高,已经很有条件实行民主普选。

无论是香港民主状况还是中国大陆的信仰环境和天主教徒境况,陈日君至今保持敢言本色,勇敢发声。

敢言的陈日君枢机还能访问大陆吗?他笑言他联络大陆的谁,谁就有麻烦,「他们说没请你就不要来!」

他强调,香港至少还有言论自由,港人一定要守住不要放弃。以他的高龄都没甚幺「得失」,他笑言难道想做教宗?他表示,很多人碍于各种原因无法出声,但他能出声就要发声。「给大家参考,我不是政治家,我是宗教人士。但宗教人士都要讲公道,我们天主教都要关心社会,民主民生都是关于社会,我们都要出来讲,自由平等在教会的训导中都有,所以我们都出来讲这个道理。」他希望在目前香港形势下,都能和港人一起走这条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