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猜生活 >flyingV募资平台创办人林弘全:募资成功不等于创业成功 >
flyingV募资平台创办人林弘全:募资成功不等于创业成功

2020-06-07


flyingV募资平台创办人林弘全:募资成功不等于创业成功

作者为林弘全,原文刊载于
 林弘全

过去一年来,创新创业成为台湾一大显学,从政府到民间都鼓励年轻人投入新创公司。一时之间,创新创业似乎变成最热门的行业,政府不断端出鼓励创业的政策,就连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也宣布将在台湾成立 1 百亿创业基金。不过我认为,台湾创业的环境与资源还有待强化,至于马云,个人觉得他其实是先丢出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也并非所谓「创投基金」;从他在媒体上的说明,初期只限定在阿里系内,所以感觉上比较像是 1 百亿的预算,协助台湾公司,形式有可能是小额贷款、或者是行销补助,而不一定是直接投资,实际运作细节也尚未底定。有任何企业希望提供资源帮助台湾创业家成功,我觉得都是好事,但更希望这样的资源能有年龄限定,只给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更好!

拉回到台湾创新创业环境,从我 2013 年底写了一篇 〈新创公司募资的困境〉 的长文,直到 1 年半之后的现在,发现台湾创业环境的变化并不大,仍然有许多待改善空间。

文中提到,透过实际的数据可以观察到,近 10 年来,台湾创投投资在早期的比例急速萎缩,早期投资金额从 2002 年的 31.91%直接腰斩到 2011 年的 13.25%。对于正处于萌芽期的创业家而言,市场若无法给予适时适当的支持,长期下来将导致台湾落入「创业风气下降,投资人没有好案源」的恶性循环。

其实,台湾创投曾经活跃于 80 年代至 90 年代,当时也创造了高科技产业的奇蹟,不过很有趣的是,似乎很少人知道:创投的钱并不是来自创投老闆自己的口袋。大多数创业者所碰到的创投,基本上是专业经理人,他本身并没有资金,而是替真正的金主管理资金并寻找适合的投资标的。

究竟创投的钱是哪里来的呢?在早期 80 年代,创投的钱主要来自政府、金控、人寿保险、田桥仔等传统好野人。随着半导体等高科技产业起飞,创造了许多新富,于是这些高科技公司也开始投资创投,但是很明显地从 2000 年之后,随着创投股东的投资抵减条例取消,加上各集团开始成立企业投资部门,独立运作的创投公司越来越难募集到资金,后续进行投资时自然会变得更保守,而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投资成熟且有实体资产的公司。

另一方面,CVC 跟传统创投的出发点不太一样,CVC 通常是在本业的上下游或者是水平整合思维之上,做企业分割或併购,目的通常是为了帮助母公司的业务成长。当然也有的 CVC 不分产业做投资,但通常营运正常的企业在业外投资比例非常有限。这些现象导致规模过小的团队,或是小额投资人即使互相需要,也没有机会合作。然而,这个社会上,真正需要资金与机会的往往又是那些最没资源的人。

政府请做民间做不到的事

由于身兼行政院青年顾问、创业者、投资者等多重身份,我大量参与了各种政策规划及推动,但除了创业园区、国际链结、新创补助等政策之外,其实我最重视也参与最深的是「法规调适」。

从政府的定位与角色来看,我认为政府在推动政策时,应该以「做到民间做不到的事」为基準。事实上,台湾目前的创业风气快速升温,几乎人人在谈创业,政府已经不需要端出政策牛肉来鼓励创业,而应加速调整法制环境,平衡过去倾斜于中大型企业发展的法规,并针对小型及微型企业提出专属法规。

法规调适这条路非常漫长,因其无法快速达到成效,也相对专业,具有这方面论述能力的新创团队并不多,且学者多半对产业实务不熟悉,加上典範转移造成过去经验不一定适用于现在的新兴产业,所以更需要有人投注心力在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领域里。

而目前,在参与了蔡玉玲政委所主导的「虚拟世界法规调适计画」的 10 大领域中,最先开始谈论的是与经济发展相关的法案,现阶段的主要重点是在推动「闭锁型公司」以及「股权群众募资平台」,且都已经有了阶段性的成果。

股权群众募资让管道更多元我想强调的是,股权投资不是新创公司唯一的资金管道,但其它管道对于新创公司而言都非常困难,所以「股权式群众募资」不是为了取代既有的筹资管道,而是提供新的选项,让新创公司能生存久一点。

针对法规面而言,我的理解是,股权式群众募资的法源基础是证券交易法里的私募股权,美国的「新创企业跃升启动法案」实质上是母法,主要是说明立法精神,并要求证券交易委员会按照母法订出施行细则,另外则是撤销私募股权的原有部分限制,例如:股东人数上限。除此之外,再增设集资门户。最后一个比较特别的是,把大範围募资的限制也取消。

环顾东亚,基本上各国都在推动股权群众募资的法案制定,进度最快的应该是中国,其现行状况是透过一个取代 JOBS Act 概念的管理办法起草说明,接着再推出管理办法草案。简单来说就是不立法,直接用行政命令处理掉。现阶段中国针对私募股权群众募资已提出管理办法草案,基本上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所提出的管理办法应该差异不大,大概就是在一些细节及数字上有所调整。

除此之外,许多人对创柜板有所误解,实质上我认为现行的创柜板就是股权式群众募资平台,而且是针对特定人的私募股权,因为所有投资人都必须採实名会员制,而线上仅是确认投资意愿,所有金流都是离线的。以美国 JOBS Act 为例,其与证券交易法的私募章节的最大差异在于,增设了集资门户这个角色,而创柜板的定位其实就是集资门户。另外,许多人误以为证券柜檯买卖中心是行政机关,实质上柜买中心是民间财团法人,只是官派色彩极重,受证期局监管,但从创柜板来看,其实金管会已经开放民间实行股权式群众募资,并没有实质违法疑虑,目前主管机关的态度是朝向开放民间参与,并且以不修法为原则,直接制定管理办法,让民间群募平台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上路。接下来若要修法、立法,为的是给予群众募资这个新型态的行为一个法格,并且提供更多弹性空间帮助新创公司募集资金。

综合以上所述,从目前的态势看来,只要金管会提出一套管理办法、设定好规则,民间版的群众募资平台就可以上路,不用再修法,至于鬆绑更多限制,确实真的需要修改证交法或立专法,而我建议这个逐步再做,以加快开放的速度。

别为创业而创业

除了针对政府推动新创政策规划提出意见外,我也想针对创业者提供一些想法,如我前述所言,创新创业已成为现今社会一大显学,大量年轻人投入创业行列,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我想提出的论点是,创业只是一个名词,本质上还是以营利为重心,除此之外,也必须考量到「创造就业」、「创造事业」这些较具社会性的意义。

现在的新创产业跟过去台湾的成功产业有一个根本上的差异,台湾过去擅长透过技术密集、资本密集、控制成本以创造利润。简单来说,都是 Business to Business,不论软硬体都是。但现在的创新趋势,包含行动应用、网路、文创、物联网、穿戴式装置等,都是消费性产品,因此于现今的产经环境而言,台湾过去的成功方程式是不适用的,所以年轻人除了期待政府有所作为之外,也必须要自立自强。我认为,所谓对年轻人不友善的环境,不完全是因为上一代不愿意提供机会,而是时代在变,产业本质也变了,上一代的长辈们也许真的不知道如何提供资源,所以年轻新创者要敢跳出来替自己争取机会。

想冒险就承担风险

最后,我想谈的是,我们应该先建立自己的价值观,替自己做选择,没有人可以替别人的人生做决定,也没有义务要替别人的人生负责,即使政府也一样。政策应该是为了普遍性而制定,而不是为了单一、少数特定人。

以前我的合伙人老闆对我讲过一个小故事,主角人名已经有点不确定了,不过不影响内容: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感受,但是有不同的处理方式,究竟谁对谁错,其实没有答案,每个人的价值判断都不一样,不一定我的价值判断就是正确的,而你的就是错的。我们应该学习的是尊重不同的价值观,这是在法制基础之外重要的事,我认为谈公平正义当然很重要,但是在每个人心中的价值判断无法统合之前,所有人心中的公平正义其实都不一样。

因此针对创新创业,我比较想从风险承受能力的角度来谈。每个人都有基本的道德价值观,是非对错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数,你想冒险就必须愿意承担风险,而政府该做的事则是尽可能把失败风险及成本降低,而不是刻意扶植特定产业或公司,因为就现今的环境而言,成功几乎没有模式,只能尽可能把障碍排除,提供足够的资源给真正需要的新创企业,接下来就是创业者自己的事了。因为募资成功,也不代表就是创业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