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宅生活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2020-07-03


大家可鬆一口气,连工作人员也自问看不懂《风之谷》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想不到上世纪80年代,宫崎骏已能够创作出像《风之谷》那「史诗」般的作品,纯论动画各种技巧和成熟手法,观感自然是往后的《魔法公主》「火侯」较佳,但两部作品始终相隔近10年,更显早期《风之谷》闯出了特殊气派,宫崎骏为此耗费的心思意念颇多。

多年来,在这部集合丰富元素的作品,人人喜欢及谈论的着眼点各有不同,可是若回到宫崎骏的创作原意本身,他还是比较放重在娜乌西卡公主、大自然(腐海)与人类之间的角力,在主角与环境埋下的意念非常多,由公主的世界观乃至身材均有特别用意,而且腐海的构想与一些人生经历有关。

面对满脑子心思的创作人,一时难以互相「接通」想法,有误解、争论在所难免,尤其他有志气尝试「史诗式」壮举,要有心理準备面对沮丧感。当宫崎骏跟团队製作《风之谷》之后,就令他有过深刻的挫折,差点忘了怎幺开车回家:

「『风之谷』的时候更是惨痛!我问工作人员『怎幺样』,得到的回答竟然是『看不懂』,我顿时感到十分洩气,甚至连怎幺开车回家,全都记不得了。」

说实话,工作人员的评价倒让千千万万的观众鬆一口气,谁懂你心中那幺多千丝万缕的意念要表达出来?太複杂了吧!

只是,他们对《风之谷》这样的评价,在宫崎骏眼中等于被陪审团判处重刑,因为他每逢在沖片厂跟团队看试映的时候,看似威严的表情背后,其实万般虚怯,他曾说过置身试映场地的压力,会想像自己正坐在「审判席」等候宣判——「总觉得跟前的地板消失了,脚踩地板往前走的感觉也不见了」。

宫崎骏:《风之谷》的重点不在战争和人性斗争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其实,无论《风之谷》公映后得失如何,在笔者眼中都是非战之罪,作品可谓他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大创举,不但令昆虫在动画裏成为举足轻重的元素,亦胆敢把漫画版没信心完全交代透彻的宏大格局,冒险改编只以一部动画作结,难怪多年来惹人遐想,总感觉动画版只是「首章、前奏、上集」等等,应该有下一部吧?

宫崎骏斩钉截铁说没有第二集,原因当然不是那幽默的回应,怕人员必定抱怨:「又画那些王虫啊?」真正原因是他认为连漫画版「风之谷」的结局,看来不会有满意的一天,根本是一个没完没了的庞大工程;如是,动画版结局我们满不满意都没法子了,面对美中不足,心安理得。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一旦谈论动画《风之谷》内容,有看过漫画原着的朋友可轻鬆视作锦上添花,能额外比较动、漫版本的异同。事缘动画版公映之前,宫崎骏向观众们大派「定心丸」,不必介怀自己没有看过原着版本,认定只看动画版必有严重缺失,也不必过份苦恼读不懂故事裏的几场战争,因为两者均不是《风之谷》的重点:

「『风之谷』描述的是在人类与地球的黄昏时期,一个有远见的少女被捲进人类纷争的故事。然而这个作品并不在于描写战争。我将作品的重心放在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联性上:在大自然的环绕下,人类与自然之间的依存关係。⋯⋯原作漫画并不是以製成动画为前提而画的,因此我们要将它做成动画时,着实令我烦恼了一阵子。但思及前途的理念或许能在影片中融合发扬,我才鼓起了勇气着手尝试。

⋯⋯在感谢之余,我决定谦逊的看待自己的原着,製作最完善的电影成品,使没有看过原着的人也能乐在其中。」

动画在80年代奠定宫崎骏重要的自然世界观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风之谷》不但在人类与大自然角力的题材跟后来《天空之城》、《魔法公主》脉络衔接,且《风之谷》早已运用了锁定大主角的经历推进故事发展,串连其他看似複杂的多边冲突。(更贴近始终是《魔法公主》)

动画首幕已出现风之谷公主娜乌西卡接触孢子森林,蒐集昆虫材料製作器材,小心以试管採集孢子,期间她流露一颗纯朴的心看待大自然,眼前的孢子颗粒对人有毒是一回事,亦大可讚叹它们如雪飘落之美,同时观赏巨型昆虫的壮丽,而且一直隐藏自己建造地下实验室的秘密,为免村民误解和恐慌,私下细心研究「腐海有毒之谜」。在动画初段,有一幕最能突显公主理解和接受大自然规律,当数她从犹巴前辈手中领养小动物「迪多」,明白牠因恐惧才有咬她的攻击倾向,悉心安抚以后终能驯服饲养,情感令人深刻。

娜乌西卡在这几段已流露一种观念: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如何在大自然之中生存是现实问题,这算不上我们与大自然之间的私人恩怨;在公主眼中,孢子森林是既存之环境和变化结果,它不是人们主观想像出来的「仇敌」,公主也从经验中掌握昆虫的特质:假如不严重惹怒昆虫,仅靠风笛和闪光弹足以安抚驱返王虫回森林,无须启动毁灭大自然的零和大战。

回到村谷,谷地长年有风流能够阻隔那些对人类有害的孢子飘至,村民长年深信必有「神风」保护,他们常希望风神保佑村中上下平安。公主安全回归后,看似一起过着平静的乡村避世生活,殊不知,据守远方的军事势力——多鲁美奇亚军团发生一次军事意外,发现了风之谷,扰乱了村民的安宁。

在多鲁美奇亚军发现风之谷之前,他们策划军事行动偷取了位于培吉特城市那只「传说中巨神兵胎蛋」,及后,在回国的路途遇上昆虫袭击,军机坠落并知道风之谷的存在,随即召集军队佔据谷地,此后风之谷像殖民地一般被统治,公主屈服为战俘,全村村民心裏不服。另一边,培吉特城居民不满自家巨神兵被偷,一些人(如少年阿斯贝鲁)自发反击势要夺回,另一些人布局借助王虫盲冲潮,一举摧毁所有势力,以自决军事途径对付腐海。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的确,即使《风之谷》中段好像有不少场战役,当中参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战争的一些形态,然而,对比整个主题那些只算是点缀,故事框架围绕三派人以各自想法、世界观诠释「有毒孢子森林.腐海」带来末日般的灾难,不管是住在风之谷的村民、多鲁美奇亚军国、培吉特市民,所有人深恐孢子森林再扩展下去,等于全人类快将灭亡,各施各法应对。

三派之间,唯独风之谷公主娜乌西卡像科学家一般,多年以来欲了解「腐海」形成的真相,探查促成洁净水的机制,也尝试了解、适应昆虫捍卫森林的反应,摸索解难办法;其余两派人,则希望借助传说巨神兵的大杀伤力武器,跟大自然全面开战,一举歼灭腐海与王虫,重建他们心中的文明秩序。

当中,若涉及任何人性权斗,主要是描绘大自然与人类交织的困境所诱发的冲突,却不是为求带出风之谷被入侵时,人性如何狡诈及残忍,不是强调村民欠缺城墙和装备几乎沦陷等等,宫崎骏认为这类战争反思早已腻了,用不着在《风之谷》描述成深刻的主轴。

在探查出问题的根源之前,千万别自以为是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故事的主轴,是娜乌西卡公主面对大自然的态度,她要如实知道造成问题的真相,而不是划分成善恶信念、正邪之战。即使当下的大自然似乎变得对人类生存有害,但是,她还是以一颗中性简朴的眼光探求腐海有毒的原因。她最真实的心境,彷如埋藏在地下的净化实验室,一时难以言喻。

在军团进佔风之谷期间,犹巴前辈无意之间撞破地下实验室,才发现娜乌西卡已初步掌握腐海重要线索:

她从有毒森林蒐集孢子,发现只要用风车抽出地下500公尺的洁净水源和泥土,重新栽种孢子植物,它们便再不会释放有毒瘴气,连腐砒草也开了花,原本在有毒腐海吸入5分钟气体即会死亡,结果以净土接种后,地下室空气清气无比,无须戴上防毒面罩。后来,公主在培吉特反击战中,拯救少年阿斯贝鲁被流沙推落腐海底层之后,发现就是整个生成「净土」的机制:

原来,多年来人类的科技产业污染了泥土及水源,大自然随时间演化出有毒孢子植物,散发瘴气,变种植物形成了新循环,吸收了人类排出的有毒物,逐渐转化成底层对人类无毒的净土。她获悉真相后历尽艰苦,希望把真相告诉所有人。

如是,娜乌西卡公主未赶回风之谷,各派大战经已展开,甚至动用了未完全成熟变态的巨神兵,进一步激怒了王虫群盲冲风之谷,不过,临近结局一幕,亦是惹来误解之时。

娜乌西卡公主不是宗教圣人,言行与身材各有喻意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儘管公主刚救了受培吉特人虐待的诱饵小王虫,再设法带牠回到王虫群面前,希望表示善意平息怒气沖沖的王虫盲愤,最终王虫群还是猛烈撞击了公主,剎那间的牺牲感动了王虫群,透过牠们独特的能力治癒了公主,成就了这一幕宗教感极浓的画面,公主看似捨身拯救村民,换来神秘奇蹟起死回生,身穿蓝服在金色的虫鬚垫上起舞,自此风之谷彷彿回复平静,各派未见再起战争,人人尝试开拓净土,结尾俨如一位圣人、神人救世的美丽结局。

实质上,宫崎骏没有任何意愿把娜乌西卡及结局,塑造一种充满宗教色彩的感觉:

「我并没有打算将娜乌西卡塑造成圣女贞德,我一直想要排除宗教色彩⋯⋯我喜欢万物有灵论。有人说小石头和风都有灵性,这说法我可以接受。可是,我并不想将之当成宗教来加以讴歌。所以,娜乌西卡并不是圣女贞德。她并不是为了风之谷的人才那幺做的,而是为了自己。

生或死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如果不能帮助王虫之子回到族群中,她心裏将会有个永远无法填补的缺口,她就是那样的人。她是个奇怪的少女。把虫的生命看得跟人类的生命一样重要。

⋯⋯我本身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的活力。」

谈起生存下去的活力,若不细看回顾,很容易遗漏动画中女主角的身材也透露了若干讯息。宫崎骏除了用心刻画娜乌西卡代表万物有灵的世界观,有次他回应访问时,主动又刻意提及公主的造型: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不过,娜乌西卡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少女。

宫崎骏:她的胸部很大吧!

——是的(笑)。

宫崎骏:那不是为了让她哺育自己的小孩,也不是为了让心爱的男人抱个满怀。我认为那样的胸部才能给予城裏即将死亡的老爷和老婆婆一个温暖的拥抱。所以,我才把她画得那幺大。

——喔⋯⋯原来如此⋯⋯(震撼!)

宫崎骏:因为我觉得,给临终之人一个紧紧的拥抱,他们才会放心的闭上双眼,既然如此,当然是要丰满的胸部了。

——我完全明白了。

宫崎骏:呵呵呵(笑声)⋯⋯

《风之谷》腐海意念,源自宫崎骏两个人生小故事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至于整个腐海的意念,则源自属于宫崎骏的两个小故事。他回想製作《风之谷》的「最大动机」,是因为水俣湾曾经受水银污染,及后化成了大片死海。那片死海像腐海一样,对人类而言是有毒的,亦造就一段时间鱼虾几乎绝迹,是故不但有毒,连渔业的商业价值都没有了。怎料,数年后重新有一批鱼群在水俣湾出现,旁边岩石附有许多野生牡蛎: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震撼的景象,原来,人类之外的生物,竟是如此坚韧。」这就是第一个小故事。

第二个小故事,是他大约70年代搬到柳濑川附近居住,发现川水相当污秽,看不见鱼,只见水蛭、孑孓。一年一年过去,地区的雨水暴升,河水因而变得清澈。更甚,多年后开始见到有鱼群出没,加上河堤工程的影响,连野鸭也来柳濑川过冬,有年更出现几十只,居民出门带上麵包屑餵食也成了一大乐趣。如是,间接促成了「柳濑川清净会」,居民每年参与数次清扫活动,即使效用未必大,还是对川水洁净有一点帮助。前前后后,二十年之间各种因素令这条河川充满「人气」,毕竟这裏曾经髒得无人靠近。

这些生活体验,实实在在影响了宫崎骏的创作意念,反思人类与大自然关係,融入了作品裏,先有《风之谷》,后有《天空之城》,再有《魔法公主》;每部作品均以不同的视角描绘人与自然世界的关係。

而《风之谷》的独特意义,在透过娜乌西卡公主的态度,映衬其他族群的无知、狂妄、愚昧与蛮斗,公主看待大自然的态度,没有刻意渗入主观善恶二分的价值,在未知道事实证据之前,未探究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绝不敢轻举妄动 (风之谷的村民则迷信和被动);对比之下,其他人不求甚解,自以为「已知道」对付腐海的方法,自以为有了灵丹妙药,对人对大自然,不问情由意图动用「生物科技武器」巨神兵地毡式粗暴决战,自以为可以一次过解决问题,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所谓世间善恶、悲喜结局,很可能只是人类一厢情愿的想法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就此,宫崎骏说过非常深刻的话:

「『风之谷』裏出现过的『腐海』,是千年前人类造来净化环境所用的,可是当时的人们无法预测到腐海会有什幺样的变化。不管聚集多幺优异的生态学家,也不见得研究得出来。

就好像我们在工作室的四周种上榉树一样,种时也不会知道这些树将来会长成什幺样子。它们会给人类带来什幺?或许会造就一段恋情,或许就只是倾倒后压垮这栋房子。这是人们料想不到的。自以为料想得到,那是一种傲慢。人们会去创造机会或是去安排事物,但是,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幺玄机,或是背后有没有神的力量,都不是我们可以自行决定的。用这样的角度去看世界,似乎会比较贴切。

我们期待的往往会事与愿违。所以腐海会变。这一片人工开发而成的生态系,随着时间带来了不一样的结果。腐海是人造林,所以它不是自然的树,不是原生林,所以不必太珍惜?不,儘管它是人类所造,但森林就是森林,森林的功能不会改变,在其中形成的生态系也依旧複杂得超乎人类想像,我比较倾向这样的想法。

有人把大自然想像成和善的,认为它生出腐海来试图恢复被人类污染的环境,一定会造福人类,这根本是瞎说。这算哪门子美得冒泡的地球观?抱持这种观念乃是人类最大的问题——在写『风之谷』的过程中,我渐渐有了这种想法。」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虽然,宫崎骏表述作品背后理念时非常清晰,不过他在创作的过程中,角色有些对白和画面需要,无可避免「令人感觉」到近似宗教色彩的灵性与情怀。正如公主在发现腐海上下层的机制时,神态和说话让人认为,孢子森林看来「有意」净化人类留下来的有毒物,而各类昆虫在守卫净土,遇有人类冒犯便誓死反抗。创作原意可能有意尽量排除宗教色彩,然而落手表达情之所至,还是若隐若现沾上了几分。

无论如何,《风之谷》的开首既不是要带出末日的绝望,它的结局亦不是要展示出简单的希望。宫崎骏对两极的观点永远保持疑惑,人类所谓的绝望、希望究竟是甚幺?又从何说起?他倒是更希望带出:审慎保留未知的一切。

或许,根本没所谓必然美好的终结或悲剧。 一方面,我们既不要迷信宗教,另一方面,也别自以为足够了解大自然及大加操控。很可能大自然就是这样那样,以各种可能性演变下去,没有能被我们绝对掌握的定案,只有每一代生命自行探索应对,不但想像力是开放的,未来也是开放的。

宫崎骏眼中「风之谷公主」的世界观和身材

延伸阅读:

    下篇:宫崎骏的心结(下)——太太说我没资格谈论教育中篇:宫崎骏的心结(中)—我不想败在手冢治虫手上上篇:宫崎骏的心结(上)—数十年无法原谅父亲「不忠不义」《魔法公主》20週年,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迷恋宫崎骏,有必要贬低新海诚、细田守吗?

参考资料:

杉田俊介着:《宫崎骏论:众神与孩子们的物语》(宫崎骏论:神々と子どもたちの物语),台北市,典藏艺术家庭出版》,2017年,8月。 宫崎骏:《出发点(1979-1996)》,台湾东贩,2006年1月。宫崎骏着:《折返点(1997~2008)》,台北市:台湾东贩,2010年,12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