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宅生活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 >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

2020-07-12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

作者:赖品瑀

年假到了尾声,又该面对那些新年新希望。虽然年前台湾依然风风雨雨到最后一刻,空气污染、土地徵收、食品安全、有毒废弃物、风机安全距离、eTag争议,甚至,罢免吴育昇,让许多人们不停奔走,没办法只烦恼大扫除、办年货、该包多少红包等等小确幸;但也许有人看了贺岁片《大稻埕》,跟着大堆头的明星们穿越时空,在金黄色的台北城谈了场热血的恋爱。

相信在这部电影里可以一窥百年风华,我更保证,「天马茶房」也绝对会是片中重要的场景之一,放心,笔者没有要爆雷,这篇文章写在上映之前,笔者也还没看过,但是提起大稻埕、提起老台北,天马茶房本来就会是不能遗漏的一块拼图。何况,导演叶天伦也曾在电影《天马茶房》中有个角色呢。

咖啡厅里的辩士

天马茶房是一家咖啡厅,在日治末期和中日战争后初期的时光中,可是大稻埕最知名最热闹的交谊餐饮店,不但常有文艺人士聚集,更是相亲地点的首选。老闆詹天马是一代名「辩士」,负责在电影院帮观众讲解黑白默片的剧情。

大概可以拿目前广受棒球迷喜爱的体育主播徐展元来比拟吧,观众的喜怒哀乐全掌握在辩士身上,辩士在电影萤幕旁一人转换男声、女声、老人、儿童,替剧中人物发声,几乎成了电影里最重要的一个角色,观众还会先打听「今天的辩士是谁?」然后才决定要不要进戏院。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天马茶房当年刊登的广告

学问、口才都好的詹天马,因此成为全台湾最着名的辩士之一,更因为替电影《桃花泣血记》填词,甚至揭开了台语流行歌的序幕,之后邓雨贤、李临秋、周添旺等音乐家陆续创作了〈雨夜花〉、〈望春风〉、〈补破网〉等名曲。

如詹天马这样充满才华的人们,有批作曲作词家、以及标榜演出「新剧、新戏、新希望」的新剧剧团导演和演员都常聚集在天马茶房,他们另闢密室里,不但畅谈自己的抱负,更共同关心当时的政局、战争,偷偷打探「祖国」的情形。

台湾歌谣 暗暗传唱

当时天马茶房最风光热闹的那几年,刚好就是二次大战结束前后。在日本人还在时,台语歌遭到禁演,但新剧团用改戏码名、偷换曲目方式,找尽机会想要发表自己的创作曲、唱自己的歌。

但所谓「光复」后,这个期待还是难以圆满,当时不但剧团为了庆祝回归祖国,创作了〈幸福进行曲〉,作曲家们也打算以〈台湾光复歌〉来献上祝福,庆祝台湾光复。但这些优美的台湾歌却因为新来的管理者只想听他们听得懂的「国语」,而规定老百姓改说国语,而美丽的台湾歌,却又只能暗暗的传唱着。

从期待到失望,天马茶房还没适应新的不自由空气,在那天,天马茶房门外卖香烟的老妇人林江迈遭专卖局缉查员盘问,拉扯间被枪托击晕而引发了民众群起激愤,进而全台北都陷入动乱,天马茶房就这幺在混乱中熄灯关门,这天正好是2月28日。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
2005年底被拆除殆尽的原天马茶房旧址;空地上挂了条『向228英灵致敬』的布条/

而接下来就是历史课本轻描淡写,甚至将会再有删减的部分,例如因军警于临时戒严令后开始大规模开枪射杀街头民众,使得各地愤起反抗、例如一波波的镇压、例如之后大量菁英份子神秘离奇的失蹤事件、例如之后的情治单位在校园里进行反间。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天马茶房」,我们的〈幸福进行曲〉谁来传唱?
聚集在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门口的群众,时间为/
关心社会的烽火 跨越世代传承

「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了。」留下这句话的郑南榕,因为成功大学校方与学生对广场命名的争议,最近又被人提起。近年反核也好、洪仲丘案也好、拆政府也好,越来越多民众将台湾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放在心里,甚至愿意挺身而出,不仅在街头,也在生活之间持续表态。

我们可以看到好多小店如同当年的天马茶房,不但摆满了关怀社会议题的小册子,还持续办着讨论会,虽然规模也许不见得大,却也是温柔而坚定的力量,例如为了反核每週五晚间相约自由广场的「五六运动」、例如正在各地扩散的「哲学星期五」、例如想捍卫家乡的苗栗青年们的「竹南咖啡」、例如洪雅书房等深植地方的独立书店、例如在中原大学附近的Voice深夜唱片行举行的深夜讲堂,从音乐讨论社会。

当年无法如愿歌颂的〈幸福进行曲〉,如果能在这个年代继续传唱下去,那幺绝对是「我们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