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酷生活 >连走7年妈祖遶境! >
连走7年妈祖遶境!

2020-05-29


连走7年妈祖遶境!

文/宴平乐

其实这七年参与遶境,曾经发生一件让我非常遗憾的事。

话要说回失败的第一年,我揹了个大背包在镇澜宫前面「起马」完毕,準备跟康一起离开大甲。

没想到万头钻动的人潮中,突然有一个妇人拉住我的背包,她问:「少年仔,啊你是欲去叨位?」我说我要跟着走九天八夜去嘉义,结果妇人竟说:「安捏好,阮也是欲去嘉义,阮跟恁走。」

接着这位妇人转头去推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阿婆,阿婆只是头歪歪的坐在轮椅上不说话,那个轮椅两旁挂了大包小包的行李。

其实我跟康当时内心感觉很複杂,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上路,只知道要去嘉义新港奉天宫,具体路线和路上有哪些宫庙都不清楚,老实说根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有能力去帮助妇人与阿婆。

(※起马:指遶境出发前的一个仪式。在买好遶境旗后会绑上镇澜宫的平安符,接着跟妈祖婆报告自己的姓名,说明要跟着遶境参加祝寿大典,因路上人潮众多必须先行出发,请妈祖婆保佑一路平安。)

即便我是年轻人又是男生,对于比较年长又是女生的她们,漫漫长路上如果遇到事情,我若不伸手帮助说不过去,一旦真的要帮助她们,我有这个能力吗?

这里我也不想说什幺冠冕堂皇的话,老实说我是很怕麻烦的人,说难听一点就是自私。哪怕后来几年行有余力,我也都不太愿意为阿婆、大婶带路,更不用说第一年在充满未知的情况下,要我带上这两个拖油瓶。

后来我跟康默默加快脚步,几个转角后人潮一挤,那位推着阿婆的妇人就跟不上了。她在后面一直喊:「少年仔,卡慢欸、等阮这团、等阮这一团啦。」

但我没有停下脚步,只是一直低头默念,跟妈祖婆祈求原谅。因为我实在不是不肯伸出援手,而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能力,甚至很怕在路上她们会拖累我,或是我会害了她们。想当然,就这幺跟她们走散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只不过,这样的自私让我七年来始终耿耿于怀。我常想,或许那时候帮助了她们,是不是我跟康就不会走得那幺快,也就不会因体力不支而在茄苳王公庙放弃?然而想破头也没有解答,这件事也就成了心中萦绕不去的遗憾。

一直到第六年,我跟乐爸回程走到沙鹿保宁宫,以遶境路线来看,走到沙田路跟天仁路的交接口时,要转进天仁路,然后接斗潭路绕一小圈,最后再从福兴宫出来接回沙田路。

其实这一小段路走的人不多,大家往往会直接走沙田路去福兴宫。由于我们全程徒步,前些年回程走到这里都是精疲力尽,所以有好几年没有进去保宁宫。遶境走到第六年,这次觉得体况还算可以,加上乐爸是来还愿的,所以能走的宫庙我们尽量都会去。

没想到,就在我们参拜完要离开保宁宫时,突然一个人拉住我的衣服。因为后几年我没揹背包改用手推车,所以全身能拉的地方只剩衣服。我回头一看,是一个阿婆。

阿婆问:「少年仔,啊你是欲去叨位?」

连走7年妈祖遶境!


▲七年后又遇到了跟当年很像的阿婆。(示意图/记者吴珍仪摄)

瞬间我真的是吓了一跳。,因为眼前的阿婆戴了一顶帽子,头歪歪的,跟七年前坐在轮椅上的阿婆很像。当然我知道不是同一个人,但是给我的感觉却非常相似。

因为这段路乐爸有朋友来陪他一起遶境回大甲,所以他们在前面聊天,我就走在后面。我喊了乐爸两声,他没听到就跟朋友走掉了。于是我只好回头跟阿婆说:「我欲回去大甲。」阿婆说:「安捏好,我也是欲回去大甲,我这里有一些行李,寄在你的车子上面,啊我跟你逗阵走。」

我看了看阿婆,突然想起第一年的情景,想起那个被我扔下的妇人跟阿婆。老实说,第一时间我还是很抗拒,但是不知道怎幺搞的,心里却闪过一个念头:「七年前我是没有能力帮助人家,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现在我推着手推车,身体状态还算不错,如果再不伸出援手,心态跟六年前比一点改变都没有,那我这六年岂不是白走了?」

当下我接过了阿婆的行李,把它们放在我的手推车上,阿婆兴高彩烈地跟在我身边,我们就这样慢慢地走出保宁宫。听阿婆说,她走进来保宁宫这一段路上一直拦不到接驳车,加上行李又多,所以觉得对我「金歹势」,我连忙跟阿婆说不会,相逢就是有缘。


路上,一位大姊在发送热茶。阿婆自己拿了一杯,热心地也为我拿了一杯,我接了。

大姊笑着说:「孙子跟阿嬷出来遶境,真的很好。」阿婆连忙表明我不是她的孙子,只是热心帮她载行李的少年仔。


阿婆说完之后,大姊飘向我的眼神突然多了些什幺。虽然大姊没说,但我心里明白,毕竟一路上我也看了很多,那是尊敬一个人去帮助另一个人的眼神。

其实我很想跟大姊说,虽然我帮忙阿婆这一小段路,但是阿婆却拯救了这七年来的我。我很感恩阿婆把我给拦下来,或许我才是被帮助的那个人。


原本我以为,要是能拦得到接驳车就可以直接送阿婆回大甲,结果在保宁宫外看到的接驳车,要回头去彰化载人。我只好把已经上车的阿婆请下车,一起慢慢走完斗潭路,出了福兴宫到沙田路上,才好不容易拦到一辆接驳车把阿婆送往清水。

一路上阿婆很坚持,只肯放两包行李在手推车上,不肯让我载身上的后背包跟斜背包,游说她好几次把东西放上来,阿婆始终坚持不肯。乐爸说我的福分未到,阿婆肯给我载这两包已经是求都求不来的福气了。

那一刻我突然发觉,一个人能够帮助、给予另外一个人,原来是一种福气,因为那代表了你拥有这份能力。七年前我不是不给,而是因为能力不足,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但是七年之后我的能力茁壮了,足够到能够去给予协助,感受这种幸福。

我学到了,施比受更有福。

*本文摘录自《与妈祖有约:每位遶境者背后,都有个约定的故事;每年的徒步之旅,都是一堂心灵成长课》

连走7年妈祖遶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